返回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logo
家具 频道

杜泽华

2012-05-31 16:39:22联邦家私 【字体:

【导读】杜泽华,这位联邦家私的创始人和掌门人。

杜泽华-联邦家私-广东联邦家私集团有限公司总裁介绍


杜泽华

“非主流”诠释“正道”

杜泽华,这位联邦家私的创始人和掌门人,就同联邦家私所诠释的内涵一样,见到他,你的第一感觉:历经的沧桑愈凸显出其中国式儒雅,慢条斯理的讲话中不时迸发出的短笑,使其厚重与活力似乎得到了先天式融合。

在很多人眼里,家具业是地道的“非主流”产业:既没纳入国家的战略产业规划,也没有享受到政府的任何补贴。但杜泽华却不是这种逻辑:在时尚之都的意大利,家具产业从未被视为“主流”,其反而成为意大利标榜世界的时尚产业。

“成就意大利家具业在全球霸主地位的关键是什么?在于其设计和文化。”杜泽华说,“中国制造”要升级为“中国创造”,必须走出低层次内耗的怪圈、回归“正道”。

杜泽华对“中国制造”回归“正道”的诠释是,首先,回到事业的基石、企业的基石,重新塑造与时代进步匹配的价值观,成为企业公民,告别所谓低成本、低价值的传统经营模式,历练成为繁荣商业生态和社会生态的中坚力量;其二,提升“中国制造”在价值链的地位,从初级的产品模式进化、转型为服务模式,结合全球方兴未艾的信息化科技革命,走出一条通向差异化和持续发展的新路;其三,实现管理组织、人才和文化的变革,最终奠定“中国制造”在全球产业和价值链的杰出地位。

“活法”和“干法”

记者:近一段时期,中国产业界不时爆出野蛮营销、恶性竞争的事件,这是否意味着在当今商业社会,“利己”和“利他”就一定水火不相容?

杜泽华:你说的情况在家具业也不例外,“大卖场”大规模扩张为导向的市场模式正在引发恶性竞争。一方面,大卖场大规模积累的经营面积、成本、能力与市场容量发生根本矛盾;另一方面,这样的矛盾引发了制造商、经销商和大卖场关系的博弈,甚至引发商业资本和产业资本的对峙。这样的模式如何升级已经是整个行业不得不思考的问题。

最近,我给我们企业的中高层送了两本书—— 稻盛和夫的《活法》和《干法》。

作为日本“经营四圣”之一,稻盛和夫一生共亲手创办两家公司—— 京瓷与KDDI,两家公司日后均成为日本行业领头羊,并跻身世界500强之列。稻盛和夫的成功哲学就是“自利利他”—— “自利则生,利他则久”。这很值得我们中国产业界反思和学习: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样的“活法”和“干法”?

记者:你认为,“利他”哲学在中国有市场吗?

杜泽华:不是有市场,必须要有市场。“自利”、不考虑“利他”,不就是所谓的“唯利是图”吗?你认为,一个急功近利、唯利是图的企业会走得长远吗?

中国产业界需要集体反思的是:这种恶性、低俗的相互拼杀到底有没有赢家?你搞我也会搞,最后肯定是一个双输的局面。所以,中国企业的“活法”必须回归中国传统文化的“正道”本源:讲诚信、讲用心、讲利人、讲责任。

记者:现在,很多制造业都转投房地产、投资等暴利行业,你却还一直坚守在家具这个微利行业,是不是太保守了?

杜泽华:我身边的很多朋友都说,“联邦老土,有钱都不会赚”。联邦坚持“一生专注一件事”从不动摇,用心把“一件事”做到最好。

“珠穆朗玛峰”现象

记者:在中国,更多的企业选择了跟进和模仿的快捷“干法”,以所谓低成本规模优势侵蚀到原先企业的既有领域,通过低层次血拼去抢市场,似乎有的企业还做得不错。

杜泽华:是有一些企业采取模仿跟进策略似乎还取得了成功,而且规模做得惊人,这些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涉足的领域、行业很多。但你会发现,这些企业在每个领域都成不了龙头,撑死也只能弄一个“千年老二”。

大家都知道珠穆朗玛峰,但有谁知道珠穆朗玛峰之后是哪个山头?这就是“珠穆朗玛峰”现象:一个企业如果没有“绝活”、没有别人无法比拟的核心竞争力不可能长久立足的,它短时期可能做得很大,但最后的命运很可能是泰坦尼克号。珠三角有很多领域的“隐形冠军”企业虽很低调,但都有“绝活”、抗风险能力很强,这些企业很多可以成长为“常青树”。

记者:那么,家具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

杜泽华:提起家具业核心竞争力,很多人肯定会认为是造型,什么造型设计、造型组合,实质不然,造型是很容易模仿的。家具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工程技术的创新力,例如:材料的创新与应用、工装结构、生产技术与工艺的优化、品质和成本控制等,这些都是“绝活”,不是轻易可以模仿的。

2009年,联邦集团检测中心正式获得中国合格评定国家认可委员会(CNAS)颁发的实验室认可证,成为国内首家获国家认可的企业实验室,“联邦标准”可以在全球60多个国家通行。

现在,联邦提出了从“领先”到“领跑”的新目标:倡导环保、人性,面向未来,不断创新,铸就国际化现代制造业。

大转型历史机遇

杜泽华认为,金融危机重创了中国“出口导向”所深度依赖的欧美市场,“中国制造”所依赖的市场原动力发生了重大变化:出口对家具业和国内经济的拉动作用依然存在,但撬动内需的“转型”必须向纵深挺进。

回顾2008年,在这个全球经济风雨飘摇的时刻,杜泽华却坚定执行本已拟在联邦集团战略规划中的既定目标:在山东临沂建立联邦北方制造基地。此时,全球的CEO们视收缩为当务之急,而在联邦出生的广东,传统产业转移和升级的呼声已经从危机演变为焦灼的政经困境,产业界却在金融危机的打击中,迷茫和徘徊,只求自保,重大的产业战略布局几乎不在思考范围。

但随着世界经济复苏,国内经济企稳回暖,杜泽华当初看似疯狂的举动,如今却显示出企业家的远见。

北方制造/物流基地的落成与南方既有基地相呼应,使联邦的产能和市场反应速度大大提升。联邦在其他广东家具企业依旧在为全国布局徘徊和犹豫的时候,已经将自身的品牌服务能力从南方完全覆盖到了北中国,联邦这样的大手笔,再次让业界刮目相看。

淘宝网分享按钮

相关阅读:

网友评论:


视觉焦点
每日推荐
热门资讯
中国十大家具品牌网提供真实的办公家具十大品牌,家具品牌排名,中国十大红木家具品牌的品牌排名,让你了解更多的家具品牌招商动向中国建材家居网 版权所有2008-2013 ICP备09173718 号-1 运营中心地址:上海市浦东张江高科技园区博云路2号浦软大厦12楼 咨询QQ:460965656 咨询邮箱:jiancai@jiancai163.cn网站地图